• 正片
  • HD
  • 1080P
  • HD中字
老妇人

老妇人

主演:
艺秀晶,纪柱峰,金俊京,张宋允
备注:
HD
类型:
剧情片
导演:
林善爱
年代:
2019
地区:
韩国
更新:
2022-07-03 18:17
简介:
讲述现年69岁的“孝贞”在医院被29岁的男护士性侵,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和她住在一起的“东根”并一起报了警,但是,警察和周围的人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污蔑“孝贞”是老年痴呆患者,法院也以年龄的悬殊为根据,事件的偶然性不足为由驳回了拘捕令。但是“孝贞”并没.....详细
相关剧情片
老妇人剧情简介
讲述现年69岁的“孝贞”在医院被29岁的男护士性侵,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和她住在一起的“东根”并一起报了警,但是,警察和周围的人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污蔑“孝贞”是老年痴呆患者,法院也以年龄的悬殊为根据,事件的偶然性不足为由驳回了拘捕令。但是“孝贞”并没有因此屈服,而是鼓足勇气继续向前走。
老妇人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电影的开头是一长段令人略感不适的黑屏,伴随有主角和“强奸犯”的对话,一度甚至让观众怀疑是否出现了放映故障。这样的开篇手法很少见,但却怀揣了导演对角色最大的善意。

故事很简单,69岁的女主角被29岁的男护工强奸后,鼓起勇气报警,却得不到支持,无法立案,她为了守护自己尊严,决定要讲出自己的经历。

近年来,未成年少女被性侵的议题屡屡被提起,前有《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近有鲍毓明案(虽然后来证明养女并非未成年,但此案后面的人性邪恶可能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但老年妇女被性侵,却鲜少引起公众讨论。在性暴力的问题上,老年女性的人权现状尤其势单力薄。学术界有人撰写过《儿童性侵现状调查报告》,而搜索关于老年性侵调查报告,能搜到的就一两则社会新闻。其中最耸人听闻的是2011年到2014年间,在河南夏邑县业庙乡,40几岁的王军先后40多次潜入老年妇女家中施暴,受害老人最长者95岁,最小的73岁。

我搜索到一组统计数据,无从考证准确与否,仅供参考:每10起性侵事件中,只有1起主动报案。而每100起老人性侵事件中,只有1位老人会选择报案,其余99位老人只能躲在“隐秘的角落”。而电影中,这1个选择了报案的老年受害者,还并不能得到应有的司法支持。

报警时警官问:“您确定您没有阿兹海默?”

游泳馆的中年女人们讨论说“都这个年纪了,身材还这么好。”

哪怕是一起共事多时的女性同事也说:“您这穿着打扮,看起来可不像一直干活的人。”

而年轻的施暴者还说“都这把年纪了,我侵犯你,是看得起你。”

整个社会对老年群体的固有印象,歧视和偏见,都是发生性侵事件之后,对老人的二次伤害。在社会给老人设定的固定模板中,老人应该是没有性吸引力的,也不会产生多少劳动价值,没有真正追求情感幸福的权利。想一想,有多少人自认为好心地劝要离婚的老年人甚至中年人:都这个年纪了,将就过吧,不就是搭个伙吗?不可否认,年纪跟你的生理状态确实呈正相关关系,但是年纪不应该是我们争取人权的一个阻碍和理由。在任何年纪,我们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你所承担的其他社会角色。

现代人对于老的恐惧,似乎已经不再属于某一个特定年龄层,而越来越像是属于全社会的恐慌。蓬勃的医美行业就是对坦然变老的巨大反讽。在2022年左右,也就是从现在起1年左右的时间,中国将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并且由于计划生育的政策,中国社会的老龄化同时还伴随着少子和空巢等特点。近十几年来中国贫富差距的日益悬殊,以及迫于生存压力,尤以一二线城市为甚,大部分成年子女必须双双工作养家,而需要老年父母帮其一同抚育下一代的现象,使老年父母与其成年子女之间浮现出越来越广泛的等价交换关系。有研究表明, 父母对子女的投资及帮助 ( 如早年的教育投资、经济援助, 以及近期的照看孩子、做家务等家庭服务) 同子女为父母提供养老帮助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传统的孝文化与崇老文化正在逐渐衰弱。重新定位老年人的社会角色,抛弃老年歧视在社会老龄化的时代将不仅仅是对个人人权的争取还是保证社会稳定的必要手段。

影片中,一直帮助沈孝贞的作家南东仁和孝贞之间的关系,我个人认为是导演处理得非常好的部分,很细腻。俩人虽然同居,但到底是私人看护的雇佣关系,还是有感情牵连的老年伴侣并没有在影片中明确。影片中作为律师的东仁儿子对父亲说:我也希望她住在这里,能照顾你,这样我也能轻松一点。这一场景从侧面反映了成年子女对老人赡养是有疲惫感,有负担的。而两位老人关系的定位,也可能是角色本身需要面对的问题。

另外,这部影片最让我动容的地方,是孝贞老人面对真实的不堪的勇气。我们太习惯于合理化自己的各种行为,即便是勤于自省的人也未必然有勇气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情绪和最实际的困难。勇于面对事实,承认不堪或自己的无力,才只是第一步而已,人要活得自洽都已太难,更勿论活清醒了。

尽管看完影片有点难受,但结局的风起太喜欢了,因为那是导演留给我们的希望。